您的位置:首页  »  【爱妻可欣】(9)作者:水镜第捌奇


      ( 9)妻子失约背后的淫秽真相(上集)

      真是他妈的一塌糊涂啊,看着身边正在裸睡的可欣,想起刚才的事真是有
够荒唐的,但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就在不够半个小时前,我心爱的可欣被那个麻子色魔干得淫水四溅,娇喘
连连,但她因为双眼被毛巾蒙蔽所以认为对手是我,搞得最后被人颜射了还主动张开小嘴把那根沾满淫水和精液的淫棍吸个乾净……妈的,享受完这些服务之后那麻子色魔就夺门而逃了,而我呢?不但没有追上去,而是无耻地立刻脱掉裤子,再骑到还在娇喘的老婆身上,再把自己那根硬得像铁棒的老二塞进我老婆那被奸得淫水氾滥的肉屄中……

      「老公你……才刚刚喷的人家一脸都是……怎么一下子又硬成这样……? 」
可欣边说边伸手拿掉蒙着她双眼的毛巾……干!她这动作早做一分钟我可不得了……

      「老婆你太吸引了嘛……我也控制不了啊……辛苦你了……老婆……」话
犹未毕我已经双手抓着可欣那双34C 的雪白奶子,再开始挺动老二抽插她的小屄。

      「噢……啊……你这坏人……色老公……你一定是……在幻想人家……啊
啊……被那色魔在草丛强奸的情形了……你平时……没这么厉害……啊……喔……再快点……好舒服……啊……」

      我看着可欣俏脸上那滩白浊的秽液,心想我不是幻想老婆你被人强奸啊,
我是刚刚目击了你被那麻子色魔干上高潮再被颜射的经过我才那么兴奋啊……妈的,想到这里我有点受不了,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老公你……啊喔……怎么不说话……噢喔……我没说错吧……你真的是
……啊啊……再大力点……里面好爽……」

      「老婆……我爱你啊……嗄……爱你……啊……嗄嗄……」可欣的淫声浪
语,加上她脸上那滩精污,还有我夫妻俩肉体激烈撞击发出的「啪啪」声,以及在我脑海里不断重播着可欣被那些老丑男人奸淫的片段,使我完全进入了忘我境界,乱抓着可欣那双雪白双峰,奋力抽插的我接着感到一下休克,快感扩散到全身,终於我在可欣体内缴械了。

      「噢……好烫喔……坏老公……烫死人家……了啊……才刚刚喷了人家一
脸……现在又射了这么多……人家被人强奸……你就那么兴奋吗……老公你好坏喔……」

      脑海一片空白的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可欣,但可欣也不等我回话,她把我整
个人反过来,再骑到我身上,之后把头移到我胯下,再张开两片粉红色的樱唇把我那根沾满淫水跟精液的半软肉棒一口气含进嘴里……天啊……曾几何时……老婆你不是讨厌口交的么?现在怎么变得那么放荡?还是这个才是本来的你?
      「唔……嗯……唔唔……」,一脸白浊精污的可欣滋味地吸吮着我的老二,
一阵阵快感从我下体传来,她把我的老二吸乾净之后,把头靠在我的胸口上,一头乌黑秀发散在我胸口,再嘘气如兰的喘息着,我一手搂着可欣的娇躯,另一手则轻抚她的秀发,我们二人都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可欣渐渐在我胸口睡着了,我轻轻把她仰卧在床上,
再用毛巾把她脸上的精污擦乾净,之后静静看着熟睡的可欣,我的理智慢慢恢复过来,妈的,连我也觉得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太荒唐了,老婆刚被奸了而我这个做老公的竟然接力上马,这是A 片才会出现的情节啊!

      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原来是装修公司打来的,那个负责人告诉我
家里那个浴室的维修工程已经大致完成,明天我可以回到家里验收,换句话说我和可欣终於可以回家了。

      能够比预期早回家的确是好事,但现在可欣又不明不白的惹上了那个麻子
色魔,我觉得那混蛋还会继续顗觎着可欣呢!看来他一天还未落网我也会很麻烦啊!

      之后几天我和可欣总算搬回了自己的家,而把房子让给我们暂住的富哥也
出差完毕从外地回来了,为了答谢他仗义拔刀相助我俩夫妻,我和可欣今晚请他吃晚饭以表谢意。

      「哇!那真的很危险呢!还好小林你及时出现,否则嫂子真是不堪设想啊!
我住这里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这回事呢!」在餐厅里听完我讲述可欣那天遇到色魔的经过,富哥显得相当惊愕,妈的,最不堪设想的事已经发生了,全因你那么白痴,竟然把后备锁匙放在大门的小地毯下面啊!偏偏我又有口难言,只能把这件事的后半部份永远摆在心里了……

      「他啊!这么迟才过来救我!真是气死我了!」可欣用手肘顶了我的小腹
一下,而知道事情真正始末的我却只能低头苦笑而已……

      「你还笑啊?那色魔还没有被警察抓到呢!如果他又再来找人家那怎办才
好?」可欣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嘟起了小嘴一脸愁容的望着我。

      「老婆你别发愁啦!由那天开始除了你在办公室的时间之外,我有那一刻
不是和你在一起呢!谅那傢伙再大胆也不敢再找你下手了吧!」唉!我嘴上如是说,但我在老婆你身边也不见得会没事呢!我们相识以来你被奸几次了?有好几次我还是现场观众啊!

      「哈哈……!嫂子你别太担心了,其实今早我看报纸有提到那色魔,他的
身份好像被揭穿了,现在他正在被通辑,看来他再大胆也得避避锋头吧!我看他暂时不会出现了……来来来!菜都凉了,大家先吃饭吧!」看来这富哥受不了我夫妻俩打情骂俏,所以想快点吃完快点走逃避我们的闪光弹了,不过我倒是希望如他所言,那色魔暂时不会再出现,若他能尽快被捕就更好了。

      饭后富哥突然跟我们提起他手上有三张特价的海边民宿优惠券,但要三个
人一起去才可令优惠生效,富哥说原本是跟他的朋友去的,但他的朋友们突然说有事放了富哥鸽子,所以他现在想问问我夫妻俩有没有兴趣。

      可欣她表现得相当雀跃,既然我老婆都如此兴致勃勃,我这个老公更没意
见了,於是决定由我和可欣填补富哥那两个朋友的空缺,出发时间是一个月后,为时三日,我想起又有几会见识可欣穿三点式泳装的美态,我的老二不自主的有点硬了……

      *************************************************

      转眼几天又过去了,今天我和可欣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去看电影,唉……老
实说这套电影我并不感兴趣,不过可欣就是爱看这种爱情文艺片,我也只好被迫陪她一起看了,最惨的是,我连瞌睡也不可以打,因为回家途中可欣必定会追问我有何感想,若然我答不来的话……嘿……大概可欣会罚我禁欲到她原谅我吧……这样的话不如乾脆杀了我吧……

      不过说也奇怪,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了良久,还有不到十五分锺电影便要开
场了,可欣却还未出现,可欣是非常期待这套电影的,以她的性格应该老早便出现了……难道有什么事发生了……?我又想起了那麻子色魔……该不会他又缠上了可欣吧……

      原本我是计划到可欣的公司楼下接她的,但可欣说由她公司到电影院用不
了几分锺路程,所以说不用来接她了……妈的!我应该坚持去接她的……

      我正在懊悔的时候,电话突然收到了一条讯息……谢天谢地啊!是可欣发
来的讯息!

      「老公对不起啊!我公司突然有急事要加班,今晚不能去看电影了,你先
回家去吧!」

      什么?原来如此啊!不过不用被迫看这套沉闷的电影也是好事,不过也不
能就此放着我老婆不管,於是我回了如下讯息给她。

      「那么老婆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但讯息发出良久可欣也未回覆,
是她太忙了吗?算了,我就先回家等一会儿,再打电话给可欣看看她何时下班才去接她吧。

      回到家里我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又上网看了下个月要去渡假的那间海边
民宿的一些资料,不经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想我应该打一打电话给可欣看看她的情况了,电话接通了,但一直没人接听,我隔了一会儿又再打,还是没人接听,哎,老婆你再忙也应该接一接我的电话吧!罢了!再多打一次给可欣,再没人听我就直接到她公司楼下等她吧……咦?今次可欣终於接听电话了!

      「老……老公……?喔……」可欣的声音有点奇怪……

      「咦?老婆你没事吧?还有你可以下班了吗?我现在就来你公司楼下等你
好不好?」

      「不……不要过来……我没事……喔……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我再
打给你……」

      「那……好吧,我等你电话。」既然可欣都如此说了,我只有照做而已。

      「好……老公你等……喔……唔嗯……」怎么传来了可欣嘴里像被塞了什
么的声音,之后她便挂线了,她应该是加班久了所以有点饿,因此正在吃些什么东西吧!

      虽然我竭力把自己的思维引导向正常方向,但越等待就越是会胡思乱想,
可欣的声音真的很奇怪,我无法制止自己想像在办公室里我的新婚妻子被男同事脱个清光后再轮奸的淫靡景象……她嘴里……屄里都被塞了肉棒……而且正在疯狂抽插着……

      我躺到床上,解开了裤头掏出了开始变硬的老二轻轻套弄着,脑海里则继
续想像可欣被轮奸的情景……可欣被迫骑在那个正在干她小屄的男人身上,之后再被另一个男人把肉棒捅进她的小嘴里,再抓着她的头疯狂套弄起来,就连可欣的一双玉手也没闲着,分别被两个男人抓起来套弄自己的肉棒,而她那一双雪白的美乳已经淹没在无数正在乱抓乱摸的男人手掌里……

      「唔……嗯唔……唔……」忽然可欣一双美目瞪得老大,还溢出了泪水,
但又因为嘴里被堵了条大肉棒叫不出声来,只能发出微弱的闷哼声……原来还有一个男人压到她的玉臀上,把他那根肉棒硬生生轰进可欣的菊花屄里……这个菊花屄是连我这个老公也从没享用过的啊……妈的……一想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精关一开一泡白浊的暖流染污了我的手背和小腹……

      射精后浓烈的睡意侵袭了我,就小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好……我再没法
撑开沉重的眼皮,昏睡了过去……

      我也不知躺了多小时候,矇矓之间耳边传来了手机收到讯息的声音,妈的,
别骚扰老子睡觉,我转过身去,换了个睡姿继续睡,我还伸手在身边摸索着,我想抱着可欣那温暖柔软的娇躯,这样可以睡得更舒服……

      但一伸手那空空如也的感受令我如遭电殛睡意全消,立时想起了一切!真
是天杀的!我怎么会睡着了?我应该要清醒着等可欣的电话啊!我立时拿起手机看看那讯息是不是可欣传来的。

      「老公,我在XX酒吧等你,快过来」怎么可欣她突然想喝酒了?但我也无
暇多想,立刻换好衣服到街上截了的士赶到可欣所在的那家酒吧。

      我推开酒吧的门进到里面,今晚酒吧的人客不算多,我一眼便看到头发有
点凌乱的可欣带着愁容坐在角落的位置,她正在举杯独酌,同时有一个穿西装的中年大叔想向她搭讪,我连忙跑到可欣身边向那大叔怒目而视,那大叔只有知难而退了,我立时坐到可欣身边。

      「老公你来啦,好慢喔……」可欣把脸转向我抱怨着,我打量清楚今晚的
可欣,一向注重仪容的她有点反常,除了一头秀发有点凌乱外,化妆也有点褪色了……好像是……洗过脸又没补妆……?而且她居然把那OL制服的白色衬衫胸前两颗钮扣解开……不,似乎是弄丢了,这让她胸前那道诱人深沟在我眼前若隐若现……不过现在的她和平时的高雅美丽比起来,反而带着一份颓废的性感呢,为什么她今晚会是这个样子?

      「对不起啊老婆,不过怎么今晚你的样子有点……古怪……?」我一手把
可欣搂在怀里,她身上幽香如昔,只是多了一种微弱但又难以形容的古怪味道……

      「我没事……只是工作上有点小问题而已,老公啊,我想抽烟,你可不可
以陪我到洗手间抽根烟?」

      「什么?老婆你不是从不吸烟的吗?」

      「人家指的是……老公你那根……烟……」可欣伏在我怀中细声的说.
      「可是……这里是……」我真的有点给可欣吓坏了,她是怎么了?怎么忽
然会变成这样?

      「拜託你,老公……今晚人家想放纵一下……」

      「我明白了。」

      我和可欣进了洗手间后再一起进入一个厕格里,我再把厕格的门锁上,然
后我俩便急不及待的拥吻起来。

      我和可欣的舌头激烈地交缠着,可欣的小嘴里有很浓烈的酒香,但除此之
外还有一股奇怪的腥味,就像刚才她身上那种奇怪味道一样,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是精液的味道!不会错的!不会错的……我还要再确认多一件事……我边
跟可欣接吻着边揭起她的黑色短裙并且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再抚摸里面的海绵地带,那里早已经湿透了,接着我把手指慢慢探进她的小屄里,真的……真的让我摸到不想摸到的东西……就是那些很滑溜浓稠,明显不是淫水的液体……是精液的触感……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老婆你在公司跟奸夫偷情……?不会的……我信
任可欣……她不会背叛我的……但不是偷情的话,那么刚才我老婆在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有联想到一个可能性……

      就在我思绪纷飞,思维一片凌乱之间,可欣她忽然跪到我胯下,再把我的
裤头解开,然后把我那根已经硬如铁棒的老二从裤裆里掏了出来,并且用她的玉手轻轻套弄着……

      「喔……老公你已经这么硬了……人家什么也还没有做喔……」可欣说罢
便张开樱桃小嘴开始吸吮我那肿胀的龟头,然后又用手轻揑我两颗蛋蛋,阵阵酥麻感使我思绪更加混乱……

      我跟正在替我口交的可欣四目交投着,这时我终於肯定心中那个想法了!
妈的!从老婆你今晚的反常表现,还有刚才我感受到的那些古怪味道……我肯定老婆你刚才在公司是被人侵犯了!而且至少上下两个屄都被玩了!想到这里我有点失控了,我死死的抓住可欣的头快速套弄我的老二……

      「唔……?嗯唔……!」面对我突如其来的粗暴行径,可欣只能用一双玉
手乱拍我的大腿,这刻的我被快感,疑惑,还有愤怒所煎熬着,终於我很舒爽的「嗄」了一声,把这些情感尽数伴随着精液爆发在我妻子的小嘴里……

      「唔……咳咳……你这死鬼呛到人家了……你这么快射了人家怎么办?」
可欣吐出我的老二皱着眉抱怨着,而我那些白浊浓稠的子孙则开始在她咀角除除倒流出来……

      「对不起啊老婆……应该是我太与奋了,等会儿回家去我一定会满足你…
…」我边说边抄起纸巾拭去可欣嘴角那些精液。

      *************************************************

      回到家里我跟可欣大战一场后我们都睡死了,等我再睁开眼已经是清晨时
份,不过可欣依然睡得很熟,也难怪,昨天在酒吧可欣她也喝了不小,就让她多睡一会吧!

      我到客厅坐到沙发上,点起了香烟思考昨天的事,我肯定可欣是在公司被
人干了,但详细情形就只有可欣自己才知道了,那强奸可欣的混蛋会是可欣的同事或者是客人之类的人吗?

      这时我看见可欣的手机随便地丢在沙发上,她的手机快没电了,我拿起那
手机想替它充电,就在此时手机莹幕显示了一个讯息,是一个叫做汶姊的人传来的。

      汶姊?我记得她好像是可欣的上司,但看见讯息的内容却教我犹如五雷轰
顶,整个人都呆了……

      「小贱人,昨晚忠叔跟东叔干得你兴奋吗?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报应,你
再跟我对着干的话,全世界包括你老公也会欣赏到你昨晚的精彩表演,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讯息完结之后汶姊还传来一段影片……

      这就是昨晚的真相吗……?我伸出抖震着的手,点向了播放视频的图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优秀主题,推荐鼓励!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