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9)【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妈,你来了……今天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老老实实的躺在病床上的高贝宁,看着推门进来的母亲。

  「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看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一进门就看到儿子的李局长,展示出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微笑,那爽快的笑声让跟随的秘书都一愣。

  「妈妈的手艺最棒了,我看看……」在母亲面前,高贝宁有着和在父亲面前不一样的活力,严肃的高大书记,总是让高贝宁感到害怕。「哇,老母鸡汤……好香……」

  「可不是,这可是我专门派人去乡下买的土鸡,对补身子最好不过了……来,喝点,小心烫……」李局长舀了一碗汤之后,小心翼翼的准备喂高贝宁。

  「妈!!!我自己来……」被母亲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照顾,让高贝宁觉得不好意思,偷偷看了一眼在门口偷笑的秘书。

  「小陈,你先出去,我陪宁宁说会话……」

  「好的,李局长,不过9点半您要去卫生局主持召开一次党风廉政会议,到时候省长和其他省领导要过来检查……」

  「嗯,知道了,你叫司机准备,我等会就来……」

  看着秘书出了门,李局长将手中的碗端了起来,再一次喂儿子喝汤。「怎么样,妈妈的手艺不错吧……」

  「真好喝,我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鸡汤……」

  「我的宁宁真乖,等会妈妈要去开会,你就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晚上妈妈再来看你。」

  「好的,妈妈,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也不能大意,医生说了,你的头部受到重击,可要好好保护……」
  「我知道了,妈妈,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先把这口汤喝了……嗯,你说吧……」

  「妈,那个打我的是我的同学,能不能放了他们……」

  「为什么???」放下了手中的空碗,李局长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认真的听他解释。

  「妈,那毕竟是我的同班同学,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那天也是无心之失……所以……」

  「那你就准备放过他们?那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昏迷进医院的时候,有多难过???当医生说你脑震荡,可能有后遗症的时候,我有多痛苦……现在,你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把他们放了???」李局长一想到那天晚上她接到电话时的慌张,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就让她一阵阵的后怕,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留了下来。

  「妈,你别哭,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看到母亲流泪,高贝宁也慌了,长这么大都没见过母亲如此的难过。在他的记忆里,母亲要么是在家温柔如水,要么是在工作中强势干练。

  「宁宁,你要体会妈妈的心情……」

  「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不担心你,担心谁……」

  「但是,妈,将心比心,我是你的儿子,你这么担心我,可见我那两个同学的母亲现在也是同样的难受和痛苦。」

  听到高贝宁说出这样的话,李局长都惊呆了,这还是自己那个娇生惯养,在父亲面前胆小如鼠,在自己面前调皮捣蛋的儿子么?

  「妈,再说了,我那两个同学,平时人都还不错,这次也是无心之失,说到底我也有点错,没必要将他们的未来毁了。」看着死死盯着自己的母亲,高贝宁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再说,与其毁掉两个年轻人,还不如给他们一个机会,以后学业有成,报效国家,回馈社会……」

  「噗呲……你啊你,越说越远了,行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其实在医生说你没大碍的时候,我就没那么生气了,只不过这口气必须要出,要不然其他家族的人会怎么看老高家和老李家,居然连自己的继承人都看护不好……」

  「妈,你的意思是???」听到母亲的口风不再是那么严,高贝宁觉得这件事好像真的有戏。

  「你这孩子,难得你有好心,不过也是,以后成大事不能纠结小矛盾……好了,这件事情就放过他们吧」

  「谢谢妈妈……」终于把事情解决的高贝宁,高兴的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嗯,时间差不多了,妈妈要去开会了,你给警察局的金叔叔打个电话,要不然,这两个孩子谁也不敢放。」

  「好的,我知道了……妈妈,注意安全啊……」看着母亲走出了病房,高贝宁开心的笑了起来。王阿姨,你算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高贝宁因为手机丢失,就直接用了李局长的手机,将SIM卡还给母亲后,就直接占有了这部手机。

  「喂,是金叔叔么?……我是高贝宁……对对对……那天打我的那两个人现在还关着呢??……不,不,不需要教训他们了……还得麻烦金叔叔一件事情……等会我要带个人一起去看看那两个人……好的,等金叔叔安排了……哈哈哈,好的金叔叔等会见……」

  挂了电话,高贝宁在床上沉思着,继续拨通了手上的电话,「嘟嘟嘟……嘟嘟……」,打了三遍都没人接听。顺手就发了一条短信,「事情已经办妥,想不想见你儿子?回电话……」

  看着发出去的短信,高贝宁的嘴角轻轻一笑,就去洗手间洗漱了,看着自己和王阿姨欢愉过的战场,好像今天的天气特别的好。

  刚刚洗漱完毕的高贝宁就听到了手机铃声响起,看着那熟悉的号码,高贝宁根本不着急接通,而是有条不紊的整理自己的等会出门的衣服。

  待电话响了无数遍之后,「喂?谁啊……」

  「你,你怎么不接电话……桐桐的事情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王阿姨急不可耐的询问自己儿子的情况。

  「呵呵呵,有你这么求人办事的么???大早上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真没礼貌……」

  「我,你,高少爷早上好……行了吧,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心急如焚的王阿姨被高贝宁一口就噎了回来。

  「高少爷?我不稀罕这个名字……」

  「你到底想怎么样???」电话那头的王阿姨都快被玩疯了,回家一直担心儿子的安危,睡不着的她好不容易等到了高贝宁的电话,现在却始终得不到准确的答复。

  「叫我一声亲亲老公,我就告诉你……」

  「混蛋……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连叫我一声都不肯,我那还有心情去关心别人的事情,就任他自生自灭吧……」

  电话那头的王阿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刚刚收到高贝宁的短信,她和丈夫说出来吃点东西,才偷偷在楼道里给高贝宁打的电话。

  「嗯?不说话?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不……不要,亲……亲亲……老……公……」感觉到万分羞耻的王阿姨,小声的在电话那头说着羞耻的话。

  「你说什么?信号不好,我听不见……」穿着衣服的高贝宁偷偷的笑着,继续挑逗电话那头的熟妇。

  「亲亲……老公……亲亲老公……你满意了吧……」提高了音量的王阿姨,实在克制不住自己担心儿子的心,只能再次按照高贝宁的命令说出了不要脸的话。
  「哈哈哈……真乖,我的亲亲老婆……」得到满意答复的高贝宁开心无比,将这个同学的母亲玩弄于鼓掌之中对他而言,是最爽的事情了。

  「快点,告诉我……」

  「你儿子的事情,我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我作为受害人,等会要去警察局,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去去去……我去……你在哪?等我……」电话那头的王阿姨一听可以见到自己儿子,连忙答应高贝宁去找他。

  「我还在医院,等会你过来吧,我受伤了,需要人扶……还有,就你一个人来,那些杂七杂八的人来了,我就不去了……」

  「你……我等会就到……」王阿姨才不信高贝宁的话,什么受伤了需要人扶,昨天晚上他骑在她身上猛烈鞭挞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他手上?

  一想到昨天晚上那些淫糜不堪的画面,王阿姨就觉得羞愤难堪,但是同时,作为一个成熟的妇人,那无与伦比的满足和刺激,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渴望那种感觉。

  摇了摇头,甩开了脑海内那些淫荡的画面,她缓和了一下情绪,急忙跑回家去。

  「老婆,怎么样了?是不是有桐儿的消息了???」同样一晚没睡的男人在家等着老婆的消息。

  「老公,我那……那朋友可以帮到桐桐,刚刚给我电话,可以带我去警察局看望……」王阿姨知道自己的丈夫那懦弱的性格,这件事情发生后,身为男人的他只是在家里唉声叹气,六神无主。

  「老婆,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

  「啊……不用了,我那朋友只能带一个人去,你去了也进不去,还不如在家里等我的消息」王阿姨虽然不知道高贝宁还会不会继续纠缠自己,但是她本能的不想丈夫跟着,甚至她现在都有点害怕和丈夫单独相处。

  「那……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吧,老公,我走了……」

  满怀心思的王阿姨,站在门口,看着关闭的家门,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她很想敲开门,喊丈夫陪自己一起去,让那个混蛋不在欺辱自己。

  可是她不敢,一方面她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高贝宁既然说了只能她一个人去,那丈夫跟着去恐怕会发生变故。另一方面,她害怕丈夫和高贝宁见面,她担心丈夫发现自己已经被别人玷污的事实。

  咬咬牙,狠心转身而去的王阿姨,背对着家门,越走越远,而焦急在家等待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妻子主动地走向另一个男人的地方。

  「王阿姨,才一会不见,我就想死你了……」打开门,将王阿姨迎了进来,高贝宁直接将女人搂在了怀里。

  「你放手……你……快放手……门还没关呢!!!!」王阿姨见到扑过来的高贝宁,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抵抗,而是身后还没关严实的大门。

  「怎么?这VIP病房基本上没什么人,外面看守的护士都隔着远着呢……没人看到……放心啦,我的美人……」高贝宁才不管害怕被人发现的王阿姨,紧紧的抱着女人的娇躯,感受着女人的柔软,沉醉在女人的体香。

  「你,你别这样,快带我去警察局,这几天也不知道桐儿在里面好不好,瘦没瘦……」王阿姨一边推脱着高贝宁侵犯的双手,一边又有求于高贝宁不敢真的用力推开,那欲迎还羞的动作深深的诱惑着高贝宁。

  「着什么急?就你儿子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吧……」高贝宁放开了怀里的女人,懒洋洋的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呆立在原地王阿姨。

  不知道高贝宁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女人手足无措的看着高贝宁,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来,坐这……」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地方,高贝宁轻佻的对着王阿姨勾了勾手。

  担心儿子,心急如焚的王阿姨只能老老实实的挪到高贝宁的身边,怯生生的坐到了高贝宁的身边,双手小心翼翼的抱在胸前,防备着这个可怕的男孩。
  「哈哈哈,王阿姨,怎么?你怕什么?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你忘啦????」
看到女人害怕的样子,高贝宁邪恶的一笑,搂住了女人的腰,凑到她耳边说道,「昨天晚上,你真是太疯狂了,那淫荡的尖叫声让我现在都迷恋哦……」

  「不要再说,不要,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在高贝宁的引导下,昨晚那疯狂的一幕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画面那疯狂到极致的女人好像不是她一样,是那么的下贱,是那么的歇斯底里。

  「你那淫荡的小穴真的好温暖,好紧,裹得我的宝贝爽死了……」高贝宁就像是魔鬼一样,在女人的耳边不断重复着淫邪的话语。

  「啊……不要说啦……」王阿姨疯狂的抓着自己的秀发,不断的摇着脑袋,仿佛这样就能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甩出去。

  「你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昨天晚上,啧啧啧……居然被自己儿子的同学操到了高潮,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男孩操破了子宫,在你孕育焦桐的子宫里射满了精液……」

  看着自己怀里已经快要发神经的女人,高贝宁继续用邪恶的话语刺激着王阿姨。

  「下贱的母狗,甚至还被男孩操的昏迷,当着他的面被操的失禁,在男孩的面前直接尿了出来……你这淫荡不堪的女人,到底是为了救儿子,还是为了享受我的大肉棒????」

  「啊……」已经被高贝宁刺激的语无伦次的王阿姨,一边承受着高贝宁的打击,一边悔恨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那不可思议,淫荡至极的场景,通红的双瞳已经布满了血丝。

  「自己爬到了男人床上,撅着屁股像母狗一样开心的被大肉棒操……你根本不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你被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在监狱里有没有挨打,有没有挨饿挨冻????」

  「桐儿!!!桐儿!!!!我的桐儿怎么了?他是不是在警察局里挨打了???他有没有饭吃??晚上有没有盖被子????你告诉我啊,你说啊……」痛恨自己昨晚失贞的王阿姨,听到了高贝宁描述儿子的惨状,一颗为人母的心就悬了起了。

  「我怎么知道,我都没有去警察局看过……拜你那好儿子所赐,我可以一直都在医院里面治疗……」

  「那……那走吧……求求你,带我去警察局看看桐儿,我怕,我怕他真的挨打,我怕他没有饭吃,我怕……」一想到自己那乖巧听话的儿子可能在警察局里收到非人的待遇,王阿姨那颗憔悴的心都快碎了,泪水制不住的往下流。

  「嘿嘿嘿……可以啊,可是我现在去不了啊……」高贝宁一点都不着急去警察局看焦桐,刚刚他已经给金叔叔打电话,先放了杨惠婷,现在就只有焦桐一个人呆在警察局里。

  「为什么去不了?你的伤不是好得差不多了么???」王阿姨一心想要去警察局看望儿子,对高贝宁的拖拖拉拉非常的愤怒。

  「你看……这里,我现在可是不能出去的……」

  「你!!!!」王阿姨的手被高贝宁握住,直接放在了他的胯间,女人的手在隔了几个小时之后再一次碰触到了那根火热巨大的肉棒。

  「我的好兄弟一看到王阿姨,就非常的兴奋,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出去……」高贝宁看着王阿姨,认认真真的说道。

  「你……不守信用,你说过,过了昨天晚上就不再纠缠我的……」像是碰触到了一条毒蛇一样,王阿姨急忙甩开高贝宁的手,飞快的抽回自己的玉手,远离了那根恐怖的肉棒。

  「哈哈,那行啊,那你就等我慢慢的……慢慢的平复好了,再带你去……没多久……几个小时就好……」

  「你……」对于高贝宁的无赖,王阿姨完全没有办法,明知道他是在威胁自己,但是她又不得不被他威胁。

  「没几个小时,我的好兄弟是不会休息的,这一点,王阿姨昨晚肯定是见识过的……」高贝宁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王阿姨,意味深长的笑着。

  「可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王阿姨,混乱的大脑里面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办法,面对高贝宁这样权势滔天,背景深厚的人,她这样一个平凡家庭出身的女人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你就在这等着吧,我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刚好,被你儿子打伤的地方又开始疼了……也不知道你儿子现在在警察局里还好……啧啧啧……那鬼地方绝对不是正常人待的……」高贝宁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瘫软在沙发上,好像真的准备睡觉了。

  「我……我……我帮你,那个……弄出来,你是不是你立刻带我去见我儿子????」
一直沉默不语的王阿姨,在高贝宁都快睡着的时候,终于做出了决定。

  「嘿嘿嘿,你多久能看到你的儿子,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来吧……」高贝宁再一次抓住女人没有抵抗力的玉手按倒了自己肉棒顶起的裤裆上。

  王阿姨知道这是高贝宁的诡计,这都是可恶的男孩想要再次侵犯侮辱她的借口,但是她又能怎么样呢?焦桐她必须要救,一想到自己儿子那可能的各种惨状,王阿姨身为母亲真的非常担心害怕。

  「照你这么弄,弄到你儿子坐牢都弄不好……把我的裤子脱了……」

  已经退无可退的王阿姨只能听话的将高贝宁的裤子拔了下来,让那根玷污了她清白,占有了她身子的巨龙再一次呈现在她面前。

  『好大……真的好大……昨天晚上,自己的小穴真的将这么巨大的尺寸容纳了下去么???』看着眼前高耸的肉棒,王阿姨的内心不住的惊讶,一想到昨天晚上这根宝贝带来的冲击和饱满,裙底的深处不自觉的感到一阵阵的瘙痒和渴望。
  王阿姨颤颤巍巍的双手,终于碰触到了那根硕大的肉棒,『好烫,好硬……』,无论是外观还是硬度,就连那炙热的温度都让女人的内心感到了震撼。

  「我劝你还是用嘴比较好,现在每耽误一分钟,你儿子可能会多挨一份打,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王阿姨,高贝宁好心的提醒道。
  那浓郁的雄性气息配合着沐浴露的气息,不断涌入王阿姨的鼻子,深深的刺激着她的大脑和理智。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想到了自己已经付出的代价,心一横的王阿姨,张开了自己的红唇,将高贝宁的肉棒深深的含了进去。

  「哦……王阿姨,你的小嘴真爽……比你的小穴都舒服……」高贝宁感受到了女人那湿润的小口裹住了自己的肉棒。看着自己同学的母亲用她的嘴含着自己的生殖器,那异样的征服欲让王阿姨口中肉棒变得更加坚硬,更加粗大。

  高贝宁的肉棒享受着自己同学母亲的口舌服务,一双手就探入了女人的衣服内,紧贴着王阿姨的肌肤,感受着同母的柔软肉体。

  「嗯……嗯……」含着肉棒的王阿姨,用手努力的阻挡在自己衣服内肆虐的魔掌。

  「这样我射的更快……昨晚别说摸了,连操都操过了,还怕我摸啊????」高贝宁在王阿姨撅着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听到高贝宁的话,王阿姨没有再去阻止高贝宁肆意玩弄她身体的双手,『是啊,昨晚自己已经被这个恶魔那样玩弄了,现在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只要他快点射出来,自己能见到桐儿才是最紧要的……』

  只见光天化日之下,在神圣的医院内,这个封闭隔音的VIP病房里,正在进行着一场肮脏淫荡的交易。

  一个成熟的女人,穿着一套干练的工作服,跪爬在沙发上,俯首在男孩的胯间,努力的吞吐着那根硕大的肉棒,任凭那个男孩的手在自己的丝袜上抚摸。
  高贝宁的手感受着女人浑圆笔直的双腿,顺着光滑的丝袜探入了女人的裙底深处,隔着内裤,在女人的下体小穴处不停的划着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